蜜蜂是个什么软件

这都是开玩笑,动真格的时候就是两个公司血拼的时候。

“一个月后,我们就能投产!”

任正飞咪点,“放心吧,这个东西一定能让联想的柳大志同志哭死。”

“对,我们就是要让联想哭。”韩枫笑了,“当二道贩子也不好好当,非要说我们是卖国贼,来吧,看看我们到底谁才是卖国贼。”

另两位一起陪笑,共饮。

喝到晚上十点多散了席,韩枫步行回家,到了楼门口,罗强像个幽灵似的出现在了楼梯间旁边。

“解决了。”

“上去说。”

韩枫拍了拍罗强的风衣,“辛苦了。”

罗强一笑,“都是小事儿。”

回来后,听说自己被分配了未来数据公司的10%股份,当年的分红钱可以拿也可以不拿,共有一百多万,是工资的20倍——当然,也比之前的八百多万,后来的上千万少的多,可罗强心中无比的安定。有的钱是连想都不能想的。

那个假大师的钱已经借着电子公司的扩张,被吸入了正常的资本里,按国际上的通用说法,就是已经完成了洗白。

俏皮萝莉的清新小诱惑

西边是父母在住,东边玲花没在的时候,韩枫会住过来,她在阳面那间,韩枫住在阴面的那间。两人泡了茶,慢慢喝。韩枫看着照片,将照片放到了打火机火焰上烧掉,“不用拍照片,我还能不信你?”

罗强的脸一红,“枫总,是我多想了。不过我也是想让你看看,打伤你的两个家伙死的时候这般惨样,解解气。”

韩枫递给了罗强一杯茶,“这件事后,你专心的做数据收集这一块,在五年内我们要做到国一流的水准。”

“是,枫总。”罗强心里安定下来,心说枫总绝对不可能是个鸟尽弓藏的人!当时要是头脑一热,想拿钱的话,怕是真的斗不过那个叫朱明的,别说钱了就是命都怕是要保不住。

“财富这东西,只有正大光明的来,正大光明的走才是真正的财富。所以——”

“枫总,我懂。”罗强看着韩枫的眼神有些不明觉厉的感觉!

罗强吓的已经六神恍惚——这枫总不会是拥有特异功能吧,怎么就看了我一眼,就像做过贼被抓了一样的感觉?

“对了,怎么没见你的保镖?”罗强四处的看了看,哪里有徐大山和文静的影子。

“他们,”韩枫想了想,“也许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吧。现在他们学会了隐身术。”说完,笑了。

罗强的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

正大光明的来,正大光明的去,谁能做的这么从容自如?

罗强知道,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还未可知。

朱明的死,韩枫也并没有放到心上。

罗强的安排早就在心中有所比较,是到了罗强改变命运的时候了。

……

对国内未来科技的0万美金的投资,这么快就有了回报,中华汉卡的实验室级别,已经引动了上下各方的关注。而春节前这一段时间,是各方争夺386市场的最佳时段,几乎到了赤膊上阵的地步,中关村电子商品区,各种的电脑店已经开了一间又一间,连集中的收买区也建了一座大厦。而汉卡的销售一直很火热,中华电脑由南向前的推进,到了京城等于是进了柳大志的老窝。每台都差一千到两千的销售价格已经被中华电脑顶的差点儿连妈老孙认得!

操着东南西北各地口音,在电子商贸城里经历的,甚至不比在茶剧社看演出更好玩,以南方人居多,本地特别是京城的人几乎没有。

到了半晌时分,任正飞的电话打了进来。大哥大装在身上简直就像拿着两块砖头那般的重——这玩艺儿,就是被电话里的人干掉的,一门程控万人齐……

“我给邮电局的那个领导拿了三万,之后连问都没问,京城政府在两年内完成所有邮电局分开,并程控化。共拿下了50个万门程控机的定货,是之前一个月销售数的总和!”

韩枫笑着挂了电话,心说现在这个年代,可不比以前了,不花钱想办事,难比登天!

一个和政府有密切相关的企业,是好是坏实在不好说清楚。

挂了这个看起来十分拉风的电话——而旁边做节前最好一搏的零售商,简直把韩枫当成了财神爷,生拉硬套的非要多说几句话,喝上一杯水云云。

转这一圈儿,了解了不少信息。比对了之前未来中国数据做过的调查,结果的正确度在80%以上,算是合格的数据收集了。

可视化,移动光标操作模式,软件图标化,这些闻所未闻的概念,已经让远在大洋对边的纳德拉等团队有了一个攻关的目标。

纳德拉十分的想知道,自家老板的脑袋里这些创意是怎么来的。

时下的软件,对韩枫来说就像是初上骄子的大姑娘——最怕的不是没有技术没有码员,最怕的是没有创意没有新概念,这个可视化交互操控平台,简直像一大桶鸡血给上百名研发人员,而且是挑战牛哄哄的微软,至于过节什么的,不管是圣诞节还是春节,在未来软件人的心里根本就没那么一回事儿。

而韩枫为了解决未来科技和软件在以后几乎无解的知识产权问题,与沈君馥和新招募到位的一位米国十分有名的律师杨鼎义一起坐在了中关村,蒙羊大厦大楼的对面一间咖啡厅里会面。

未来软件公司与组建在国内的未来信息科技研发中心共同研发的合作模式不可行!

不过,完可以通过正常的知识产权投资而相互渗透。

这个问题在米国十分敏感,特别是和米国的国家安保护法有直接关系的安问题,技术是不可以拿出去合作的。

另外,虽然米国政府暂时因为公司未见经传还管不着,可是公司的核心研发团队的态度将直接决定这个合作是否可行。虽然,这两家公司都是韩枫个人投资——可现在已经不再单纯是投资方说了算的事情,未来软件公司已经有了它自己的灵魂。韩枫的想法必须要通过合法合理的途径才能实施了……

Categories: 未分类
Get Best Services from Our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