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18禁色版

☆、1488_缺一个仪式

章逢:“我现在是代表我个人,但是, 如果您同意了合作, 我就代表包打听。当我代表了包打听之后,就不会再有其他包打听弟子打扰你们了。”

明齐葛:“已经有好几个包打听道友找我谈过了, 我留下了他。”

章逢:“谢明前辈认可。”

我:“你的报道中, 我和明道友能掌控多少内容?”

章逢:“报道出之前一定会请你们过目,你们同意了才,你们看的最终版本就是出去的版本,一个字、一张图、一点排版都不会再改。”

我:“这么优待?”

章逢:“我也不瞒二位, 这是因为这次我们包打听又想搞一个大新闻, 怕激怒药宗, 所以,想借助二位背后的宗门撑腰。”

明齐葛:“你们包打听以前报道我们赤乌宗的时候, 也没见你们怕啊。”

章逢:“其实还是怕的。而且说句可能让明前辈您不高兴的话, 对我们包打听来说, 药宗比赤乌宗可怕。赤乌宗能拆了我们包打听,但药宗能动大众不买我们的报道。前者对我们而言不算大事,赤乌宗又不会为了八卦新闻杀人, 顶多把建筑轰平了而已,平了我们就再建,还能顺便装修翻新;后者却很严重,最严重的情况甚至有可能威胁我们的道。所以我们也不敢惹昆仑,昆仑的号召力更可怕。”

我:“你们不敢惹昆仑不是因为有协议束缚吗?”

章逢:“哇,这都知道, 不愧是惠菇前辈的徒弟。”

小清新美女古城复古写真

我:“我真的建议你说话慎重点。”

章逢:“但是,听说裴骥长老并没有举行过正式的收徒仪式。”

对,于是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爹还没徒弟,惠菇长老如果要收我为徒,没有障碍。甚至职业不对都不算大问题,因为化神期的跨职业理解已经相当出色了,也许实际操作还比不上同等修为的专精此职业的修士,但教低两三个大等级的后辈绝对够用。

——所以理论上,符修翟蔷师姐拜丹修廉雍葭长老为师也没有障碍。

也提过这事的明齐葛看着我笑。

☆、1489_人选

我忽略掉明齐葛,威胁章逢:“你先等等吧,我跟你的对这事有兴趣的同门们挨个接触一遍后,再跟明道友商量决定要选谁。”

章逢:“裴骥长老非常重视他的三个儿女。当年我们因报道裴森前辈和裴淼前辈而激怒裴骥长老后,收集到了裴骥长老作为父亲的、很多鲜为人知的一面。虽然因为被惠菇前辈镇住而一直没敢将那些信息报道出去,但由于我师父先后参与了裴骥长老、戚悉长老事件,而且都是主要参与者,所以,他那里收藏了很多细节,我机缘巧合,有一次偷看到了很多。”

我:“还未请教章道友的师父是……”

章逢:“是纪泉长老。”

我:“久仰。”真心话。

我爹当年掉包包打听的出版物,还把那期的出版物部拿走当原材料给回收利用了,那次代表包打听对我爹喊话抗议的人里,站最前面的那个就是纪泉长老;后来小师叔在包打听门口打人,代表包打听表示抗议的人里,站最前面的那个,还是纪泉长老。

在小师叔那次的时候纪泉长老的修为高于小师叔,还有点喊话的气势,但在我爹那次,纪泉长老才刚入元婴,结果被他们家的其他长老给推到了前台,与刚入化神的我爹交谈,纪泉长老就很苦了。

纪泉长老会这么被推为谈话代表,主要得归功于他的灵兽。驭兽师的他,主灵兽是一只修为比他还高的乌龟,高防御,元婴初期的法修不容易打伤他,化神初期的剑修……一剑劈不死他,大概。

章逢:“所以,选我吧,我跟云霞宗缘分深。”

明齐葛:“但好像跟我们赤乌宗没关系?”

章逢:“不,蔓婆婆就是托赤乌宗的福才与我师父结缘的。”

明齐葛:“婆婆?是哪位前辈?”

我:“蔓婆婆,就是纪泉长老的主灵兽,雌性乌龟,名为蔓曼,藤蔓的蔓和曼妙的曼,又叫阿慢,缓慢的慢。小辈叫它蔓婆婆时,那个‘蔓’字可以用三个里的任何一个,一般是用藤蔓的蔓。”

章逢敬畏地看着我:“这么详尽的解释,包打听的很多弟子都做不到。”

我作矜持状:过奖,小意思。

☆、149o_能信几分呢?

明齐葛:“所以说,你其实真的是惠菇长老的徒弟吧?”

……半个徒弟。

章逢:“裴三公子这等人物,长老们看着就欣喜,日常自然会忍不住多指点几句。不必是徒弟,没有正式弟子的约束,却有着对正式弟子的倾囊相授,还有着师徒之间不具有的亲昵相处方式。师徒之间的亲,带着敬的距离感,父母儿女的亲,带着天然的拥抱和撒娇。裴骥长老也正是不舍改变与儿女的相处方式,才不愿意用正式的仪式来添加束缚感。裴骥长老不需要他的儿女背负传承他衣钵的压力,他只需要你们做你们自己,他则是你们无条件的坚实后盾。”

……听起来怪感动的。但是,包打听的说话,能信几分呢?

章逢又补充:“这是我师父的猜测。”

这让他话中的可信度更降低了:包打听的长老,狗仔界的扛把子,嘴里还能挖出真话来?

当娱乐八卦听听得了。

最后我还是同意了跟章逢合作——哪怕是娱乐八卦,只要听着舒心,就有价值,来,少年,再八一八我老爹。

明齐葛对选谁合作没有意见,她说是从多位包打听弟子中选择了章逢,但其实……

“我就是随手一指。”她坦白。

“这就是缘分。”章逢说。

但‘随手一指’也不能说就真的是随便指。修士对周遭的感知敏锐,什么人站在哪个位置是什么样,一般不去刻意看也会知道,不存在一无所知地瞎蒙。章逢能被明齐葛选中,可能是因为他当时的站位让明齐葛觉得指他最顺手;可能是因为在与她交谈的人中,他让她觉得不那么烦人;也可能是因为章逢今天衣服的颜色让明齐葛觉得顺眼……

总之,肯定是有理由的,不管是多么微小的理由,都绝不仅仅是运气。在修真界,有无数的巧合与机缘,但仔细推敲,一切又仿佛都是定数。

——这事窥天门最会扯,扯得让他们自家的后辈弟子都听得一脸蒙圈,昏头昏脑地觉得自己听人话有困难。

☆、1491_诚意

我跟他们俩商量传谣计划。

我:“就现在的情况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储前辈碎丹之事传出来的,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极小概率的,散修元婴;一种是大概率的,药宗弟子。”

章逢:“所以,储伍琉前辈碎丹的事肯定是真的?”

我:“你们不知道?”

章逢:“这是我们的诚意。此事以你们为主导,说到做到。”

明齐葛:“主导就意味着是主要责任人。你们的大新闻该不是想整垮药宗吧?所以你们自己才完不敢担责。”

章逢:“怎么会呢,我们以新闻报道立足,整垮我们的新闻重要来源之一,对我们可没好处,你们说是吧?药宗那么万众瞩目的,每年都能提供不少博眼球的新闻,对我们来说就跟摇钱树似的。”

明齐葛:“谁知道呢,也许……”

我:“也许你们想换路线了呢?不再报道新闻,而是制造新闻?从被动到主动,更进一步。”

章逢:“更进一步自然是想的,但,不是这样从根本的改变,我们又狠不下心给自己碎……丹……”

明齐葛:“……呵,真有诚意。”

章逢:“……哎呀,我的意思是……”

我:“故意口误,暴露你已经知道储前辈的实际情况,与之前讨好我们的说法相矛盾,你是该解释一下。”

明齐葛:“故意的?”

章逢:“不,没,我,哎,我是包打听的弟子嘛,你们知道的,我们这些小辈修炼还不到家,有时候是会一时……”

我:“我们主要要传的谣言是,储前辈丹碎是道心动摇,他质疑了药宗的道,想要转拜入云霞宗。为此,他不惜毁去金丹,跌入筑基,就为了获得参加云霞宗入门考的资格,从头开始。”

章逢:“口……快……”

我:“已经换话题了,怎么这么迟钝?有没有点专业素质?”

章逢一激灵:“抱歉。这个谣言和现在已有的谣言区别在哪里?它怎么脱颖而出?”

我:“让它真实起来。毁去金丹为什么才仅仅跌入筑基期而不是修为尽毁?为什么明明金丹已毁,很多亲眼看着储伍琉被我们送入药宗的人却都没有现这一点,反而要从别人口中去听说丹碎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

本期感谢名单(=11=)

霸王票(2o17-o6-o3 17:45:54 到 2o17-o6-o8 17:58:48):

手榴弹:猫团子

地雷:暮家小生(x2)、懒丫头、一只属狗的猫

营养液(2o17-o6-o3 18:o9:o1 到 2o17-o6-o9 2o:38:46):

cere1ia(x6o)、守夜的黑猫(x5o)、李子不高兴并往作者

a里(x42)、残柳尽时(x3o)、zoe茶茶(x2o)、洵(x2o)、飘渺烟雨(x2o)、非非(x2o)、)、陈言慎(x17)、懒得想名字的名字(x1o)、谒白(x1o)、哒哒哒(x1o)、(x1o)、临窗织锦(x1o)、落花有意否(x1o)、青争之伊(x1o)、房角石(x1o)、runu(x1o)、不吃香菜(x1o)、子鱼(x1o)、晓风残月(x1o)、奔跑的小鸡(x1o)、欢欢乐乐(x1o)、彩虹(x1o)、林晚落(x1o)、遥看青色(x6)、小玩子(x5)、打酱油的(x5)、风轻衣(x3)、十二重城、若是自由、舞雩玄端、小晓樱、saoirse、柳夏专专、kk

Categories: 未分类
Get Best Services from Our Business.